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百科 > 張溫、暨艷與呂壹事件

張溫、暨艷與呂壹事件

2018-12-08 16:22:03 來源:亮劍軍事網

   張溫,吳郡吳縣人,父允,以輕財重士,名顯州郡,為孫權東曹掾。溫少修節操,“英才卓躒冠群”。孫權聞之,問公卿曰:“溫當今與誰為比?”大臣顧雍以為“溫當今無輩”。孫權“征到延見,文辭占對,觀者傾竦,權改容加禮……拜議郎、選曹尚書,徙太子太傅,甚見信重”。吳主孫權黃武三年(224年),張溫年三十二時,以輔義中郎將使蜀,權謂溫曰:“卿不宜遠出,恐諸葛孔明不知吾所以與曹氏通意,故屈卿行。”溫到蜀后,“蜀甚貴其才”。連隨員殷禮都受到諸葛亮的器重。諸葛亮還同溫“結金蘭之好”。可是,從這時起,孫權對張溫的看法卻急遽變壞,“權既陰銜溫稱美蜀政,又嫌其聲名大盛,眾庶炫惑,恐終不為己用,思有以中傷之”。恰好這時,發生了暨艷試圖改革選官中一些弊病的事件。事件的原由是:張溫推薦吳郡人暨艷為選曹郎,至尚書,擔任選用官吏的要職。暨艷為人狷直自負,不肯隨俗浮沉,喜為清議,品評人物,企圖改革當時選用人才不分賢愚、徇私舞弊、清濁混淆的種種惡習,于是“彈射百僚,核選三署,率皆貶高就下,降損數等,其守故者,十未能一,其居位貪鄙、志節污卑者,皆以為軍吏,置營府以處之”。結果招致了許多人的反對,他們用各種手法在孫權面前告狀,“競言艷及選曹郎徐彪,專用私情,愛憎不由公理。艷、彪皆坐自殺”。6QW亮劍軍事網-打造專業的軍事歷史門戶網站

  由于暨艷是張溫推薦的,所以案件成為孫權加罪于張溫的借口。孫權以“溫宿與艷、彪同意,數交書疏”為理由,將溫下獄。孫權還下令說:
  昔令召張溫,虛己待之,既至顯授,有過舊臣,何圖兇丑,專挾異心……艷所進退,皆溫所為頭角,更相表里,共為腹背,非溫之黨,即就疵瑕,為之生論……專炫賈國恩,為己形勢,揆其奸心,無所不為。不忍暴于市朝,今斥還本郡,以給廝吏,嗚呼溫也,免罪為幸!
  將軍駱統對孫權這樣處理張溫,頗為不平,上表為溫申理,把孫權所加給張溫的罪名,一一辨駁。做為一個大臣,在專制君主面前陳述自己的意見,自然不敢虛妄,何況駱統是德才兼備的人呢?我們可以相信駱統的辨駁有其根據,而孫權所怪罪張溫的事則是占不住腳的。據《張溫傳》注引《會稽典錄》言:“諸葛亮初聞溫敗,未知其故,思之數日,曰:‘吾已得之矣,其人于清濁太明,善惡太分’”。陳壽在《張溫傳》評曰:“張溫才藻俊茂,而智防未備,用致艱患”。可見張溫的失敗,并非他做的不對,只緣他敢同不良現象作斗爭,所以引起了力量大、人數多的保守派的反對。至于暨艷銳意改革的失敗,也是同樣情況。當暨艷不計個人得失,毅然要沙汰貪鄙時,著名大臣陸遜、朱據、陸瑁等都曾勸阻,認為事情辦不通,且會招致禍患。陸遜等是從改革是否可能和個人利益兩方面考慮。暨艷則只從刷新政風考慮,而不顧個人安危得失。所以張、暨的失敗只能說明:(1)孫權統治集團暮氣已深,雖志于改革之士亦無法有為;(2)《三國志》卷55《陳表傳》言:“后艷遇罪,時人咸自營護,信厚言薄,表獨不然,士以此重之”。可知暨艷不僅不是壞人,并且還為正人君子所同情;(3)張溫、暨艷之遇禍,再次說明到了孫權統治的后期,孫權在用人方面的優點已逐漸由缺點所代替。
  同一時期所發生的呂壹事件,也反映了孫吳集團內部的不和和矛盾。《三國志》卷52《顧雍傳》載:
  呂壹、秦博為中書,典校諸官府及州郡文書。壹等因此漸作威福,遂造作榷酤障管之利,舉罪糾奸,纖介必聞,重以深案丑誣,毀短大臣,排陷無辜,雍等皆見舉白,用被譴讓。
  同卷《步騭傳》亦言:
  后中書呂壹典校文書,多所糾舉。騭上疏曰:“伏聞諸典校摓抉細微,吹毛求瑕,重罪深誣,輒欲陷人,以成威福,無罪無辜,橫受大刑,是以使民局天蹐地,誰不戰栗!”
  據上二條記載可知,孫權曾任用呂壹等人為校事,以監督糾察大臣。這些校事又多希旨迎合權意,因此引起了大臣們的反對。當時除步騭以外,太子孫登、上大將軍陸遜、太常潘浚等都屢次向孫權陳說呂壹的奸邪傾害。潘浚甚至要在公眾宴會時親手殺死呂壹,寧愿以身當之。另外一個名叫羊衜的官吏則與大臣共同推舉一位能言善辯的李衡為尚書郎,以便經常在孫權身邊揭發呂壹的奸短。呂壹最后還是因檢舉朱據貪污失實而被殺。事情經過是這樣的:原來朱據的部曲應領錢三萬緡,工匠王遂將此款吞為己有。呂壹卻懷疑是朱據貪污了,于是審訊朱據部曲主管吏,吏活活被打死。朱據哀憐此吏死得冤屈,厚厚埋葬了他。呂壹見朱據如此厚待死者,進而告據與吏共同作弊,據無以自明,只好坐待判罪。可是工匠王遂從中作弊的事,隨后被人揭發了。于是孫權殺死呂壹,以謝群臣。從這件事看,呂壹的錯誤在于未曾查清真相,即咬定朱據貪污,屬于糾舉失實。但是大臣們反對的不僅僅是呂壹。步騭以為“小人因緣銜命,不務奉公而作威福,無益視聽,更為民害,愚以為可一切罷省。”陸凱以為“校事,吏民之仇也。”說明只要設立校事,大臣就反對。所有這些,表明大臣與校事的矛盾,正是大臣(大族)同孫權(皇權)的矛盾的曲折體現。但是孫權畢竟是依靠群臣以統治萬民和對抗敵國的。所以當校事被大臣抓住罪證后,孫權即殺掉他,以安撫大臣。說穿了,呂壹事件也只是體現了孫權猜防大族與大族維護自己政治、經濟特權的矛盾而已。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歷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今天